我国核电批量化建设正当时

发表于:2018-05-09 | 来源:中国能源报| 访问数:7

  国家能源局今年3月发布的《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指出,今年计划建成三门1号、海阳1号、台山1号、田湾3号和阳江5号核电机组,合计新增核电装机约600万千瓦,年内计划开工6-8台机组。

  在两年没有核准新项目的“低谷”中,上述《意见》无疑为行业发展带来希望。但是,核电消纳困难、制造业产能闲置、熟练工人流失等问题能否得到有效缓解?如何保障核电站建造工期,满足核电发展需求?“华龙一号”批量化建设的预期如何?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专访了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专家委副主任赵成昆。

  人才、消纳问题将随项目开工缓解

  中国能源报:我国连续两年没有新项目,给核电行业带来了哪些影响?该如何解决?

  赵成昆:前十几年,核电制造企业投入几百亿资金,形成了很强的制造能力,由于近年来核电开工项目减少,目前总体上看,产能已有1/2左右处于闲置状态,企业经营状态困难,而且人才队伍稳定也面临困难。上海电气核电板块员工离职率为7.45%,东方电气2015年以来核电员工离职率已达15.7%。此外,由于这几年电力行业发展太快,但电力需求增长远不如预期,出现电能过剩,导致核电消纳困难。

  但这些问题都是短期现象,随着电力需求增长、核电项目开工,这些都会得到解决。基于“华龙一号”整体技术的成熟性,我建议尽快着手安排“华龙”的后续项目。AP1000在装料后经过工程验证也应加快安排。这对稳定整个行业的制造能力、建安水平,人才的稳定和培养,推动核电“走出去”都会起很大作用。

  中国能源报:如果加快核电项目开工,什么样的装机规模比较合适?

  赵成昆:目前我国核电装机在总装机中占比约2%,发电占电力结构的4%左右。我国核电机组到2030年即使达到1.3-1.5亿千瓦,届时占整个装机也仅达6-7%左右。鉴于目前国际平均水平是11%,若干年后,我国核电份额达到10%左右是合理的。

  长远来讲,核电是低碳能源,在能源变革中肯定会承担重要角色。“核电大国”要往“核电强国”过渡,但这还是一种相对概念。虽然这些年取得了不少成果,但与世界比较,现在还不是乐观的时候。美国、法国、俄罗斯、韩国的核电占比都比中国高,而且高很多。要成为核电强国,我们的技术、自主知识产权、重大装备制造还能向更高方向发展。

  技术成熟、设计充分保工期

  中国能源报:目前,国内外AP1000、EPR等三代核电项目陷入工期延误,主要原因是什么?我国“华龙一号”和CAP1400能够由此借鉴的经验有哪些?

  赵成昆:在此问题上,芬兰和法国EPR项目为我国核电站建造提供了有益借鉴。保障项目工期要注意采用成熟的、经过充分验证的技术;要圆满完成各阶段设计工作,满足各阶段施工建造要求,避免边设计边施工。

  芬兰项目在全球首次采用欧洲先进压水堆EPR技术,160万千瓦核电站在当时全球最大。由于芬兰EPR项目的许多设计特点在核电建造历史上是首次采用,当时相当一部分制造技术没有经过充分的实验验证,给建造带来很多困难,这是芬兰项目拖期的原因之一。对于核电厂,过多的新技术堆在一起,做起来很难,风险也很大。如果在建造之前项目业主方、承包商准备工作不充分,设计深度不够,这些就都得在开工以后补上。

  为保障核电建设工期,还应采用有经验的工程建设管理团队;做好充分的供应商调查和风险评估;充分理解安全监管要求,加强业主方与监管当局的沟通。

  中国能源报:我国台山核电1号机组、三门核电1号机组最近先后实现装料,此前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工期延误,这与您提到的上述因素有关吗?

  赵成昆:我国AP1000项目拖期的原因之一正是设计深度不够,出现边设计边施工的情况。在建造过程中有大量的设计修改,加上一些关键设备研制拖期,严重影响了工程进度。

  至于EPR项目,则是由于芬兰、法国EPR遇到困难,国内EPR项目变成首堆,承担了首堆的一些任务,也需要追加许多首堆的试验。但是我国具有30年来不间断的核电建造能力,加上芬兰、法国EPR项目的经验反馈,我们能够消化建造过程中出现的不利因素,减少损失。

  尽快启动“华龙”后续项目

  中国能源报:“华龙一号”是否也存在首堆建成后经过工程验证,再批量化建设的模式?

  赵成昆:AP1000一般都通过示范工程或依托项目来验证电厂安全性、可建造性、可运行性和经济性,全面掌握设计和建造技术,并在此基础上陆续安排后续项目。这是因为AP1000采用先进的设计理念,打破了传统的反应堆能动安全系统设计理念,采用非能动的安全系统,在建造技术上采用模块化建造技术以及其他一系列重要技术改进,包括大型屏蔽泵、爆破阀、全数字化的控制系统等。这种设计可以较大地提高安全性,简化系统和设备,提高经济性。我认为AP1000要经过示范工程验证是科学合理的,可以有效降低后续项目的风险。

  “华龙一号”是在我国已全面掌握的二代改进型机组的设计技术、设备制造技术、建安技术和运行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三代核电的要求,进行整体技术提升。作为一种革新型反应堆,其技术是成熟的,不必先建示范工程。

  中国能源报:“华龙一号”的技术成熟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赵成昆:“华龙一号”的关键技术改进有三项:其一为采用177燃料组件堆芯,降低燃料的功率密度,提高安全性。堆芯设计技术成熟,并经过试验验证;其二为采用能动与非能动相结合的安全系统,非能动作为能动的补充,也经过试验验证,有效提高严重事故的预防和缓解能力;其三,为加大飞机撞击的安全壳设计和建造,通过其他核电项目的学习,掌握了技术。

  目前“华龙一号”工程进展顺利,关键设备质量和交货进度受控。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华龙一号”包括燃料组件在内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实施“走出去”战略不受限制。基于上述情况,我认为政府有关部门应着手启动“华龙一号”后续机组,而不必等示范工程建成后再安排。只要认真组织,科学管理,其风险完全可控。

关闭免费邮箱订阅手机简报订阅

为了方便您对核能信息的实时跟踪,请进行邮件订阅,我们每天会将核能信息实时简报发至您的邮箱。

至今已有-位专家进行邮箱订阅。

为了方便您每天对核能信息的实时跟踪,请进行手机简报订阅,我们将会把每天核能实时简报以彩信的形式第一时间发到您的手机上。

返回顶部
×翻译帮助:
友情提醒:如果您在本站查看新闻时,需要翻译功能,请用鼠标选中要翻译的文本即可。
×文章收藏
 收藏成功!查看收藏列表